第六十六回  照妖镜识破妖孽  五王子失算丧邦

诗曰:

  阵前斗法显神通,堪笑妖僧识见空。

  却被祖师收伏住,焚香扫地做仙童。

  当下李靖就叫:“弥天道友,我这宝镜内照你是一道白光,莫非你就是白蛇精得道变的么?”弥夭道人大怒道:“呔!胡说!贫道功高行大,你师林澹然还要让我三分,怎么说贫道是白蛇精?不要走,吃我一剑!”把手中宝剑劈面望李靖砍来。李靖也把手中剑急架相还。两下大战不及十个回合,李靖岂是弥天道人的对手?不若先下手为强,便口念真言,把剑对弥天道人,喝声道:“疾!”只见那口剑上一道红光,犹如:

  燎台烽火腾空焰,万朵红云打面来。

  一堆烈火望弥天道人身上烧来。那弥天道人全不惧怕,反呵呵大笑道:“李靖,我只道你是香山门下,法术高强,却原来只得如此小技,也敢来班门弄斧!”说罢,不慌不忙,也把这口剑往李靖脸上一指,那剑上就起一声霹雳。这霹雳过了,又起一阵狂风,啊唷唷,好不厉害,顷刻间:

  飞沙走石乾坤暗,日色无光神鬼惊。

  反把这团烈火向李靖劈面吹来。李靖大吃一惊,即收了法术,把剑往地上一指,那平地上忽起一朵乌云,李靖跨上云头,竟往东南而走。弥天道人高声喝道:“由你到哪里去,我也会赶来。”说罢,把子中剑往地上一指,也起一朵乌云,那弥天道人也跨上云头,追赶李靖。

  再说刘黑闼,呼齐人马说道:“今日不破此关,誓不回兵!”传令一齐杀出。早有苏定方催开白点马,摆动雪花枪,一马冲来。那秦王也在哪里掠阵,看见苏定方一表非俗,心中欢喜。看见他冲来,叫一声:“苏王兄,投顺了孤家罢!”苏定方大叫一声:“唐童休走!”即劈面一枪刺来。秦王大惊,取定唐刀招架已来不及了。正在着忙,只见顶中放出一道金光,抓住了苏定方的枪头。苏定方想道:“原来那唐朝个秦王李世民倒是个真命天于,故此顶上有金龙现出。料想刘黑闼将寡兵微,不能成事,不如归顺翻,得图出息。”想罢,忙放落手中之枪,下马俯伏,跪拜马前。秦王大喜,慌忙下马扶起。那边唐璧见苏定方投顺了唐朝,不觉心中大怒,摆动金背刀杀将过来。这里,程咬金催开铁脚枣骝驹,摆动宣花斧,上前敌住。

  朱登见四王不能成事,唐家大将甚多,秦王天生异相,谅来天下是唐朝的了。方才苏定方又投了唐,我也只得归顺了罢。遂拍马向前,却逢秦叔宝迎住,叫声:“贤侄,你可知天命归唐,休要执迷不悟,快快投顺了唐家,与愚叔同为一殿之臣,有何不美?”朱登叫声:“叔父,你既要小侄归顺唐家,须要保举我永镇南阳。”叔宝大悦,说道:“贤侄,此事都在我愚叔身上便了。”朱登大喜,即同叔宝投降于唐。

  再讲那鲁州王徐元朗,见苏定方、朱登两人归唐,便心中大怒,摆动手中托天叉,杀将过来。尉迟恭见了,催开抱月乌骓马,摆动乌金枪,接住厮杀。那刘黑闼带领众将杀来,这边徐茂公招呼殷开山、马三保、段志贤、刘洪基等一齐战住。这一场狠战,非同小可,直杀得:

  阴风惨惨天昏暗,怪云奄奄日色黄。

  再说那弥天道人追赶李靖,在云端内紧迫紧走,慢赶慢行,正是:

  急行好似离弦箭,慢行好比月边星。

  赶至一山,李靖按落云头,仔细一看,那山名为紫阳山,有一洞府,名曰水火连环洞,乃林澹然仙师修行之所。只见洞门前一派仙景,正是:

  乔松翠柏参天秀,鹤鹿成群绕地行。

  李靖无心观看景致,竟走入洞中去了。这弥天道人随后追来,也按落云头,赶到水火洞口。见李靖走入洞去,想他必去叫林澹然师父出来与我答话,便在洞门前耀武扬威,大喝道:“呔!李靖,你走了进去,敢是叫师父林澹然出来见我么?快些叫他出来,我在此等候,不怕你飞到天外去。”

  不表弥天道人在洞外喊叫,且说李靖到了洞中,只见师父林澹然垂帘默坐于蒲团之上。李靖走到面前,倒身下拜,说道:“师父在上,弟子李靖参见,愿师父圣寿无疆!”那林澹然开眼一看,便说道:“李靖,你到此何干?”李靖把从前之事细细说了一遍。林澹然早已知道弥天道人出处,便说道:“他是千年的猕猴,采天地之灵气,受日月之精华,修炼得道的。可取捆妖绳出去,收他进洞,听我发付,断断不可伤他性命。”李靖道:“领法旨。”林澹然起身往后边取出捆妖绳,付与李靖。李靖双手接取,辞别师父,来至洞外。弥天道人见了,大叫道:“李靖,我只道你躲得过,原来就出来了,莫非去相求师父借取什么宝贝,又来卖弄神通么?贫道不怕,你取得什么天罗地网,我也会走得出的。”李靖道:“正是,借得一件宝贝在此。”弥天道人道:“我也不怕的,请用起来。”李靖拿出捆妖绳,往空中一丢,弥天道人认得是捆妖绳,回身就走。谁知那宝贝起在空中,有霞光万道落将下来,就走也来不及了,早被捆妖绳捆住。那弥天道人就现出原形,乃是一个白猿。那捆妖绳捆在它颈上,犹如猢狲做把戏的一般,被李靖拿进洞中,拜请师父法旨。林澹然道:“你这孽畜,如此无礼,取宝剑斩了罢!”李靖答应:“领法旨。”提剑过来,正要施行,那白猿看见,跪地哀求道:“师父,可怜弟子有千年道行,乞饶一命,情愿在此修行,再不敢到红尘中去惹事了。”林澹然乃得道仙师,自然慈悲,见它哀求,便开口道:“李靖,这孽畜既如此说,饶它一命,将它用水符锁住,就留在洞中当一个道童,与我烧香扫地罢。”李靖道:“领法旨。”就将水符锁住,取下捆妖绳。白猿得放大悦,忙向林澹然座下叩谢不杀之恩,安心在洞做道童了。

  李靖方才拜别师父,驾起云头,仍回到唐营而来。只见紫金关前一道杀气冲天,阻住云头。李靖往下一看,却是两边交战,便叹息道:“也是明州刘黑闼罪孽深重,纠合众王子,劫数难逃,等我暗助他一阵成功,有何不可?”就将手中宝剑往下一指,只见刮起狂风,顷刻间:

  千年大树连根拔,万里江湖浪泼天。

  啊唷唷,好大风!飞沙走石往下打来。说也不信,那飞沙走石只打众王子的兵马,这唐营兵将一个也无害。

  再讲南阳王朱登,他叫一声:“秦叔父,待小侄去招呼本部兵马,斩取刘黑闼,作进见之功。”叔宝大悦道:“贤侄之言,说得极是。”那朱登便一条枪、一骑马杀将转来,招齐了自家人马,去归唐朝。复返身杀人明州刘黑闼阵内,这一条枪杀得好不厉害,犹如:

  白龙取水空中舞,带雨长蛟浪里翻。

  这一场好杀!那苏定方看见朱登入阵逞能,他也高兴起来,忙上前叫声:“主公,待臣也去助他一臂之力,以破明州兵献功。”秦王大悦,便叫道:“苏王兄,须要小心。”苏定方应声:“得令!”即把坐骑一拍,冲出营来。这一条白银枪使在手中,好不厉害,真正了不得,见一个来挑一个,见两个来挑一双。正杀得惨惨愁云起,腾腾杀气生,直杀到上梁王阵里。这边张公瑾与沈发兴交战,史大奈连忙相助。只杀得沈发兴大汗直淋,料想杀他不过,幸亏军师弥天道人传授妖法,把那手中宝剑望南一指,口中念念有词,只见那剑头上,顷刻生出一团烈火,重重叠叠放将出来。啊唷唷!真个好火,犹如:

  火烧赤壁孔明计,烂额焦头魏卒逃。

  那烈火一团一团的望唐营二将烧来。张公瑾、史大奈吓得魂飞天外,魄散九霄,打转马头好跑。二将只顾败走,哪里晓得云端自有李靖看见,就把宝剑往下一指,起个霹雳打下,那火就灭,沈发兴大吃一惊,不提防苏定方一马冲到,不问情由,竟向沈发兴后心一枪,翻身落马,定方便下马割取首级。

  可怜独霸上梁王,赫赫威名顷刻消。

  再说尉迟恭战住徐元朗。那徐元朗岂是尉迟恭的对手?不上十个回合,被尉迟恭的枪一枪刺去,正中咽喉,翻身跌下马来。尉迟恭即下马割取首级。正是:

  英雄久占大秦地,一旦威名关下亡。

  再说程咬金与唐壁交战。那唐璧虽是做过山东节度使,将门之子,武艺全备,只是哪里敌得过天降将星,怎当得起程咬金这三斧头的厉害?第一斧砍来,就当不起了。那程咬金不由分说,赶上前,把第二斧噗通一响劈下地来,便下马走过来,割取唐璧的首级。正是:

  威镇山东名久传,可怜一斧丧黄泉。

  那程咬金得胜飞马而去。此时只留得一个明州刘黑闼。刘黑闼见此光景,大叫一声:“罢了,罢了!杀的杀了,降的降了,可怜数十万人马,只剩得五万有零。”自知料难复仇,正想打点领兵回马而逃。只见朱登一骑马飞也赶来,刘黑闼叫声:“御侄,救我一救,孤当没齿不忘大恩。”那朱登也不回言,举枪一刺,正中前心。可怜刘黑闼翻身跌下马来,朱登就上前取了首级。有诗为证:

  堪笑明州后汉王,不思己力乱称强。
  若能谨守尊唐室,尽可施威霸一方。
  与主复仇仇未复,请兵长志志难长。
  英名丧与朱登手,此恨绵绵死不忘。

  再表朱登追杀残兵,可怜这二十五万明州之兵,一时之间,杀得昏地黑。你看这一路战场上,尸如山积,血流成河。李靖见四王已死,即便下落云头,来见秦王,说道:“主公,这后五龙劫会,大数注定,四王已灭,一王已归。贫道特来作别,要往海外云游去了。”秦王再三相留不住,便问弥天道人究竟是何妖怪。李靖就把师父林澹然捆妖绳擒住千年得道白猿,收伏在仙洞使用的话,一一说明,便长揖乘风而去。秦王深喜他道行清高,有超凡脱俗之妙,只得放他去了。

  当下徐茂公传令收兵。只听一声鸣金,众将纷纷回转,多往帅报功。程咬金得了济南王唐璧的首级,尉迟恭得了净秦王徐元朗的首级。朱登进营参见秦王,叔宝奏明保举之事,今斩后汉王刘黑闼之首献功。秦王闻言大悦,说道:“朱王兄斩获巨魁,其功不小,待孤家班师回朝,奏过父王,另行升赏。”朱登谢恩。苏定方献上沈发兴首级。其余一班众将所献大将首级,不计其数。秦叔宝便一一记明,上了功劳簿。秦王分付摆酒贺功,众皆大悦,直饮到:

  日影西沉天外去,月光初上海东来。

  来日秦王传旨,留尤俊达为鱼鳞关镇守总兵官,副将金甲、童环二员佐之;又留刘洪基为紫金关镇守总兵官,副将樊虎、连明佐之,两处分兵十万镇守。六将领旨,自去打点守关。秦王带领其余众将,随即班师,放炮一声,起兵就行。一路上好不得意,正所谓:

  三军齐唱叨叨令,众将喜赋凯旋歌。

  众人往陕西大国长安进发。早行夜宿,非止一日,到了长安,等次日入朝朝见。

  先讲二王,自从那日在荆州回国,奏知父王说:“尉迟恭投降雷大朋,起兵谋反。臣儿二人蒙父王差往紫金关观兵,军师李靖着令秦叔宝与黑、白二夫人同往荆州,目观其情,奏闻父王定夺。”其时,高祖大怒,信以为实,只等后来报到调处。不想久无捷报,正欲遣将发兵,先行拿问尉迟恭家属,却当黑、白二夫人解到雷赛秦入朝,面奏假冒之事。高祖传旨宣雷赛秦,当殿把龙目一观,果然与尉迟恭面貌无二,传旨推出朝门斩首。便唤建成、元吉上殿,埋怨道:“你这两个没用的畜生,凡事最不细心,动不动好歹不会,便来轻事重报,诳奏于朝。以后若再不细心,活活将你两个畜生重处一死。”二王十分惭愧,跪于阶下,几乎把头都磕碎了。

  正是从前作错事,如今没兴一齐来。

  高祖喝声:“去罢!”二王爬起身来,满面羞惭,退出朝门,回府不表。

  高祖即驾退回宫。来日五更三点,高祖驾坐早朝,打起龙凤鼓,敲动景阳钟,正是:

  文听鼓声朝天子,武听钟声拜圣人。

  文武百官朝拜已毕,分列两班。高祖传旨:“有事奏事,无事卷帘退班。”道言未了,早有一官,纱帽红袍,执笏当胸,上殿奏事:“臣黄门官启奏陛下,今有秦王得胜班师回朝,带领众将现在午门候旨定夺。”高祖闻奏,龙颜大悦,传旨宣进来。那秦王闻宣,来至金阶说:“臣儿世民朝见父王,愿父王万岁!”高祖道:“王儿平身,你可将出兵之事,一一奏闻为父知道。”秦王领旨,便将前事一一奏上,又将功劳簿上呈龙案。高祖御手展开,从头细看一遍,龙心大悦。传旨宣徐茂公、秦叔宝、尉迟恭等三十七人见驾。秦王领头,众将进朝朝见。三呼已毕,高祖喜逐颜开,说道:“朕有封诏一道,着黄门官上殿宣读。”黄门官领旨,上殿念道:“圣旨已到,跪听宣读。”诏曰:

  朕闻有功必赏。尔诸将勤劳王事,赤心报国,今幸班师,宜享太平。所有开国功勋,今当封敕。恩臣秦叔宝,临潼救驾,佐朕扫平宇内,晋封护国并肩王、出将入相天下都督大元帅,赐双锏,专打奸佞。尉迟恭单鞭救驾,封为虢国公,赐单鞭,先打后奏。徐茂公封英国公;程咬金封鲁国公;魏征授兵部尚书;朱登复姓伍,封开国公;苏定方封锡国公;马、段、殷、刘、王五将,皆封国公;一十八将,俱封总兵。故罗成封越国公,妻封一品夫人;故刘文静封太子太傅。赐黄金万两,建麒麟阁,表扬诸将功勋。钦此。

  毕竟不知怎生起造麒麟阁,且看下回分解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guji/shuotangqianzhuan/8932.html